Mona

我用人工耳蝸進入舞蹈和音樂的旅途

我在1989年7月出世。當時,並無任何跡象顯示我有聽障或會有聽障。 我的家人根本不會猜想這個可能性。 我的父母送我去普通幼稚園上學,就是我哥哥姐姐就讀那一間。

在幼稚園尾期我開始產生聽力受損情況。當我被呼喚時,我的反應比其他兒童慢。 我的父母帶我去看不同的兒科醫生,他們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一些醫生認為我只不過注意力不集中。 我的父母送我去普通的小學上學,較後在一年班時,很明顯我的聽力很不對勁。 我無法理解老師的指示。

當我最初獲得我的助聽器時,我發現我很喜歡音樂。 我第一樣學習的樂器是小提琴。 我真的很喜歡音樂,不過我的聽力問題使我很困難練習或進步。 我想要挑戰,我想要展示其他人做到的事我也可以做得到。 音樂是我的治療方案,當我彈奏時我一直感覺到我是很獨特的。 較後,我進入一所綜合中學。

當我進入六年班時,我的聽力已經嚴重弱聽。 醫生建議我接受人工耳蝸。 不過我拒絕了,因為我認為我的聽力會再次恢復,就好似它的衰退一樣。很不幸地,我的聽力只有越來越差,直到中二那一年,我已經幾乎完全失聰。

醫生總是因為我並沒有失去清楚說話的能力而感到驚訝。 他們給我兩種選擇,人工耳蝸或耳聾。我是那麼喜愛音樂,耳聾對我來說是絕不可能接受的。 在詳細考慮之後,我選擇了 MED−EL 公司的植入裝置。我於2004年1月接受右邊的第一部 CI。 我的聽力迅速改進,雖然初時有些困難。 最初的人聲聽起來很怪,不過漸漸地,各樣聲音變得越來越清晰,我的耳朵亦感到越來越舒適。 我甚至可以聽到戶外的背景噪音。 我特別注意到我已經再次可以在音樂上進步。 我可以更清楚的聽到音調,而我甚至可以聽出我自己的錯誤。 這都是助聽器從未達到的境界。

我在2006年12月接受 第二部 CI。我決定接受第二部的原因是因為音樂在我生命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它總是佔據我生命的絕大部份。

我再一次發現極大的改進。 今日我很自豪我是 MED−EL 使用者。很多時候我會忘記我有失聰問題。 音樂幫助我戰勝一切。

目前,我在德國埃森弱聽人士學校就讀預科班 。 我在這裡發現我也很喜歡跳舞! 我的兩位老師為失聰人士提供舞蹈課程。 我們學習許多舞蹈,包括探戈! 我真的很喜歡跳舞,至今已經跳了三年。 我真的很喜歡聽到旋律,也能跳出極困難的舞步。沒有我的人工耳蝸,我將不會有機會學習這些美妙的事情。 我父母所給我的支持,以及我所喜愛的音樂,當然我的人工耳蝸,都真正幫助了我來到我今日的位置。 這是我感到很自豪的。 當我完成學業後,我希望可以學音樂。 我知道我可以做到,感謝我的人工耳蝸!

他們給了我全新的生命!

© 2017 MED-EL

We are using first- and third-party cookies which enable us to enhance site navigation, analyse site usage, and assist in our marketing efforts. Please click on 'Accept' to agree to the usage of cookies and hide this message permanently. You can find a list and description of the cookies used in our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