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ja 的日記

在承受了將近30年的聽力受損之後,Anja終於決定接受人工耳蝸植入體。

我是 Anja,我是先天性嚴重失聰人士。我住在德國的美因茨,今年29歲。我在5歲時完全喪失聽力。 從那時候開始,就算佩戴助聽器,我的左耳都幾乎完全聽不到聲音。 我變得很依賴讀唇,我在法蘭克福聾啞學校上學,學習上並沒有什麽困難。 在那之後的歲月,我決定在聽力世界內更加活躍 – 我的工作、家庭、聽力正常的朋友等等。很自然地這會引致一些理解和被理解的問題。

尤其在團隊對話時,我感覺特別困難,我總是感覺完全是一個外人,因為我無法理解發生什麽事。 我很喜歡看電視或電影,不過就必須依賴當時很罕見的字幕。 此外,我的日常生活經常會發生狀況,例如購物時,我無法理解一些事情。 我甚至發現一些人會因為感覺缺乏安全感而避免與我談話。 我感到很傷心!

一日當我與媽媽討論我在聽力方面的困難時,她說起她曾聽說有關人工耳蝸植入的事情。雖然我認識一些已接受 CI 人工耳蝸的人士,我從未考慮這會適合我。當時我認真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並且積極找尋資料。 大多數 CI 使用者都非常雀躍,他們給了我不少信心。當然,我亦遇到一些無法獲得同樣成果的人士。我對於失聰人士竟然對人工耳蝸這議題所知的貧乏度感到震驚。 但是我的朋友們看起來真的很興奮。 他們告訴我能聽到音樂等等是多麼的美好。我曾聽見許多有關 CI 的好處,使我作出結論說「我必須自己試試它。」

使用 CI 的成果真的必須靠自己,特別是在手術後所致力於練習聽力的決心。 這也給了我信心,因為我是奮鬥者,我知道它在我身上必定能成功。可能獲得較好聽力的想法已經在我的腦海裡根深蒂固,我絕不放棄。 在我心深處我早已知道這是我決定要走的路,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我。另一方面,我也確實沒有什麽可以損失的,因此我告訴自己,我只可能真真切切的贏一把! 我腦海裡只想著這些,就勇往直前了。

點擊這裡閱讀更多有關 Anja 的日記。

© 2017 MED-EL

We are using first- and third-party cookies which enable us to enhance site navigation, analyse site usage, and assist in our marketing efforts. Please click on 'Accept' to agree to the usage of cookies and hide this message permanently. You can find a list and description of the cookies used in our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