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a

我佩戴人工耳蜗后的
舞蹈与音乐之旅

我出生于 1989 年 7 月。那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有听力障碍或将会耳聋。家里没有人会想到这会是真的。我的父母送我去普通的幼儿园,也就是我的兄弟姐妹入读的幼儿园。

在幼儿园一学期结束时,我开始出现耳聋。当别人叫我时,我并未像其他孩子那样迅速做出反应。我的父母带我去看不同的儿科医生,就连这些医生也无法确定问题出在哪。一些医生认为我只是注意力不够集中。我的父母送我到普通小学上学,在之后的一年级里,我的听力问题越发明显。我无法理解老师的讲课。

当我第一次收到助听器时,我发现我确实非常喜爱音乐。我学习的第一个乐器是小提琴。我确实非常喜爱音乐,但是我的听力问题严重影响练习或进步很慢。我想要挑战自我,想要展示我可以像其他人那样做得很好。对我来说,音乐就是治疗,而且我始终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当我演奏时我感觉自己很特别。之后,我进入一所综合中学读书。

那是我正在上 6 年级,我的听力每况愈下,变得越来越差。医生建议我接受人工耳蜗植入。然而,我拒绝了,因为我相信我的听力将会恢复,就如同它衰退一样。不幸的是,我的听力只会越来越差,到我上 8 年级时,我彻底耳聋。

医生始终觉得很奇怪,我居然没有丧失用语言清楚表达的能力。他们给了我两种选择,要么接受人工耳蜗植入,要么接受耳聋。我非常喜爱音乐,要是耳聋就完全没有办法。在思考一段时间后,我选择植入 MED-EL 的人工耳蜗。2004年1月,我接受了第一个左侧人工耳蜗。虽然一开始不太容易,但我的听力迅速得到提高。起初声音会有点奇怪,但渐渐地我听到的声音越来越清楚柔和。我甚至可以听到外面的背景噪音。我特别注意到我在音乐方面也开始有所进步。我可以更好地听见音调,我甚至可以识别自己的错误。这是以前配带助听器的我无法做到的。

2006 年 12 月我接受第二个人工耳蜗。因为音乐在我的生活中太重要了,所以我决定再买一个。音乐始终在我的生活中不可或缺。

我再次注意到自己进步神速。今天我很自豪自己是 MED-EL 用户。我经常忘记我是一位耳聋患者。音乐帮助我度过一切困难。

现在,我在德国埃森一所专为听力受损患者开设的学校就读13年级。在这里我还发现自己对舞蹈也非常热衷!我们的两位老师为耳聋学生教授舞蹈课。其中我们还学习如何跳探戈!我的确很喜欢跳舞,到现在为止已学了3年时间。我非常喜欢聆听动感的节奏并能够跳出舞步最复杂的舞蹈。若没有人工耳蜗,我肯定无法学习这些。我父母的支持,我对音乐的喜爱,当然还有我的人工耳蜗,所有这一切帮助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取得那么多的进步。这正是令我非常自豪的地方。在放学后,我喜欢学习音乐。我知道我能取得进步全靠我的人工耳蜗!

它给了我全新的生活!

© 2017 MED-EL

We are using first- and third-party cookies which enable us to enhance site navigation, analyse site usage, and assist in our marketing efforts. Please click on 'Accept' to agree to the usage of cookies and hide this message permanently. You can find a list and description of the cookies used in our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