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annes

4 个月大接受植入手术

当我们的儿子 Johannes 出生两天后,医生进行新生儿听力筛查,这项常规检查的结果表明他可能双耳失聪。初诊结果令人惊愕。

然而,由于我们的亲戚无人患有耳聋,我们希望这是误诊,同时希望下次筛查将有好的结果。在他出生后的第4周和第6周,进行了更多听力测试和ABR测试,结果确认我们的小Johannes患有严重的耳聋。最初我们不敢相信,难以相信。很快Johannes便佩戴了助听器,不幸的是完全无效。无论声音多大,他都无法对声音做出反应。他只对视觉刺激做出反应。检查确诊 Johannes 对高达 120 分贝的声音毫无反应。

在初次的听力筛查后,我和丈夫立即开始寻找有关耳聋的一切信息。在查找中,我们偶然发现了人工耳蜗植入。我们立即与曾接受过人工耳蜗植入术的听力受损儿童的家长联系,他们凭自己的经验给了我们非常宝贵的信息。很快我们便决定采用人工耳蜗植入。

初步检查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德国维尔茨堡的人工耳蜗团队建议立即进行植入术。经过儿科医生、麻醉师和耳鼻喉科医生协商后,我们决定采用MED-EL人工耳蜗植入。Johannes的手术非常成功。在短暂的住院期间,他的第一颗牙长出来了,同时他学会了翻身。整个人工耳蜗团队在精神上给了我们很大支持。

六周后,第一次佩戴处理器。我们渴望这天的到来,但是我们也很担心。我们的小宝贝会有反应吗?他能否听到?听力学家现场敲击三角铁。当Johannes听到第一声时,他看上去很惊讶,然后开始笑。我们的确对小宝贝的这一强烈反应为之一震。我们欣喜若狂!这个游戏始终重复一个声音。当三角铁不再发出响声,Johannes 的笑声也停止了。由于 Johannes 还太小,我们决定使用听力学家编制的第一个程式 3 天,而接下来的两天效果如第一天一样成功。

我们仔细观察,对 Johannes 听到环境中的声音感到喜出望外。 甚至仅在短短数周后,我们便可以看到他的进步。Johannes 打瞌睡,在被响亮的噪音吵醒后,他立刻寻找声源。同时 Johannes 开始发出声音并嘀嘀咕咕。然而,没有人工耳蜗他将不会发出声音。

我们积极配合 Johannes 并滔滔不绝地和他说话。早期的刺激同样功不可没。人工耳蜗让他进步不小,从而带走了我们对耳聋的恐惧。我们和 Johannes 过着非常正常的生活并积极参加许多活动。听力正常的孩子们接受了他和他的人工耳蜗。他们只是想知道 Johannes 耳朵上戴的是什么,在解释过后,他们将 Johannes 看做是拥有正常听力的孩子并和他一起玩耍。我只想说,我对 MED-EL人工耳蜗满腔热情,希望鼓励其他与我们一样面临同样问题的家长们,给他们勇气采取措施让他们的孩子接受植入术。
We are using first- and third-party cookies which enable us to enhance site navigation, analyse site usage, and assist in our marketing efforts. Please click on 'Accept' to agree to the usage of cookies and hide this message permanently. You can find a list and description of the cookies used in our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