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annes

接受植入術時年僅四個月

我們的兒子 Johannes 出生2天後,例行的新生兒聽力檢查懷疑他兩邊耳朵均沒有聽力。 這初次診斷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震驚的。

但是,由於我們的親戚均沒有聽力受損的個案,我們希望這只不過是誤診,下一次的檢查將有更好的結果。 在他四周和六周大進行了更多聽力測試和 ABR 測量後,所得到的結果是確診我們的小 Johannes 聽力嚴重受損。一開始我們無法相信,也拒絕相信這是事實。 Johannes 很快的被佩戴助聽器,很不幸的,這些助聽器統統沒有用。 無論所發出的聲響是多麼大聲,他都毫無反應。 他只對視覺刺激作出反應。 一項測試結果顯示 Johannes 在 120 分貝的聲量全無聽力反應。

進行了首次聽力檢查後,外子和我學習了一切可尋有關失聰的知識。 在我們進行的研究期間,我們發現了人工耳蝸。 我們與已接受人工耳蝸植入的兒童家長保持了緊密的聯繫,他們向我們提供了極寶貴的經驗。 很快的我們決定選用植入術。

初步檢查的感覺良好;德國伍茲堡的人工耳蝸團隊建議讓孩子立刻接受植入術。 在諮詢了兒科專家、麻醉師和耳鼻喉醫生之後,由於醫生們均鼓勵儘早進行植入術,我們決定選用 MED‑EL 人工耳蝸植入。 Johannes 毫無困難的度過了手術。 在留醫的短暫時間內,他的第一顆小牙齒開始冒出來了,他也學習了轉身。 整組 CI 團隊在情緒上給予我們很大的支持。

首次配設是在六周後。 雖然我們很期待這一天,但同時我們也感到恐慌。 我們的寶貝兒子會不會有反應呢? 他能不能聽見聲音呢?在場的聽力專家敲打了三角形樂器。 當 Johannes 聽到第一聲時他看起來是那麼的驚訝,他竟笑了起來。 我們對於寶貝兒子這麼激烈的反應感到吃驚。 我們簡直欣喜若狂!這情況在每一聲響時都在重複著。 當 Johannes 不再能聽見三角樂器的聲音時,他即停止了笑聲。 由於 Johannes 是那麼的年幼,我們決定把首次配設分別在三天進行,而其餘的兩天就如第一天那樣成功。

我們以滿懷欣喜的心情看著 Johannes 聽見他周圍的聲音。 僅僅在數週內我們已經可以看見他的進展。 Johannes 睡著後會因為大聲響而醒轉,他會立時找尋噪音的來源。 而當時 Johannes 正開始發出聲音和牙牙學語。 但是,如果沒有 CI,他完全不會發出任何聲音。

我們努力的配合 Johannes,經常和他說話。早期刺激也對他的成功有著極大的貢獻。 他的 CI 進展完完全全的消除了我們對失聰的恐懼。 我們和 Johannes 的生活十分正常,也經常參與多種活動。 正常聽力的兒童也接受他和他的 CI。 他們只想知道 Johannes 戴在耳朵的是什麽東西,一旦作出了講解,他們就會把 Johannes 當成其他正常小孩一般和他玩耍。 我只能說我對我們的 MED‑EL CI 感到無比興奮,我希望鼓勵其他面對相同決策的家長作出相同的決定,勇敢的採取行動讓他們的孩子接受植入術。

© 2017 ME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