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mut

我幾十年來都佩戴一副眼鏡式雙側助聽器,但我對這款設備並不滿意,主要是因為需要經常修理。當我聽說 Bonebridge 時,我很感興趣,因為它唯一一款整個植入體都放置在皮膚下的產品。

手術後,我的 Amadé 音訊處理器完全符合我的要求,我都不敢相信我能再次跟其他人交流得這麼自如。我的聽力能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好。它的音質是我聽力損失 60 年以來體驗過最好的。

我的新植入體也讓我能夠順利完成日常交談,可以想像,如果我的左側耳朵也接受治療的話,我的聽力甚至會更好。我以前聽自己的聲音總覺得很細小,現在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也比以前清楚得多。

© 2017 ME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