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k,比利時

“音訊處理器非常方便我每天使用,自從我接受了 BONEBRIDGE,不僅我的聽力有改善,我的生活品質也提高了。”

25 歲 時,我得知我患有美尼爾綜合症。也就是說,我的聽力在之後 20 年的時間裡變得越來越差,直到我的左耳完全失聰為止。

我發現單側耳聾會帶來很多問題。例如,我失去了方向感,所有聲音似乎都是從我右側傳來的,這樣有時就會造成一些問題。當我的手機響起來時,我必須四處尋找到底聲音是從哪裡來的。或者當我的孩子喊我:“爸爸,你能過來一下嗎?”這個時候“這裡”對我來說可能是客廳、廚房、儲藏室或者浴室。

在工作中,我也難以跟上會議中的談論內容,在餐廳我也沒有辦法跟上別人的交談。最後,我嘗試了幾種助聽器。試用之後問題有了很大改善,但在耳後或者耳朵裡佩戴設備真的很不舒服。

我聽說過骨錨式助聽器,這種助聽器會在顱骨上鑽一顆螺絲,但我覺得風險太高。然後我看到了一篇講述 BONEBRIDGE 技術的文章,非常希望進一步瞭解,所以幾乎立即就跟我當地診所的耳鼻喉科預約了就診。

我很快就確定這是我一直在尋找的解決方案。我可以舒適佩戴該系統,同時皮膚仍然完好無損。

我在日間醫院的中午接受了手術,晚上就已經可以回家了。一切順利,一個星期後,我又回到了工作崗位。手術後幾周,我第一次佩戴並調整我的音訊處理器,一切突然變得那麼真實。

我現在已經佩戴 BONEBRIDGE 系統一年了,我可以說,這真的是一個正確的選擇。這款系統已經在很大程度上超出了我的祈望。聲音的品質和豐富性遠遠高於我的想像。

我又可以在會議期間加入討論,並且在餐館與朋友暢快交談了。音訊處理器非常方便我每天使用,自從我接受了 BONEBRIDGE,不僅我的聽力有改善,我的生活品質也提高了。
 
 

© 2017 ME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