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ich

感谢Vibrant Soundbridge,
我又可以向我孙子描述小鸟的歌声了

1998 年,我第一次在两只耳朵中佩戴了耳内助听器。然而,即使是在磨合期过后,我始终对其感到不满意。4 个月后我取下了这个装置并不再使用。

在阅读新闻文章时,我第一次得知Vibrant Soundbridge。

很快我便发现,直接刺激耳鼓膜后面的自然听力系统显然是最佳的技术解决方案。自然系统不受影响,这意味着耳道保持完全开放。

因为绷带的原因,术后24小时我感到不太舒服。之后便不再疼痛了。在术后6周进行了开机,开机后我的听力非常棒。2006年3月另一只耳朵也接受了植入。从第一次术后到现在,我的言语理解力已经提高很多,而在第二次植入Vibrant Soundbridge后,我已经拥有完美的定向听力。有时一声响亮的嘈杂音吓我一跳。例如,在烹调时如果盘子的碰撞声音太吵,我会取下Vibrant Soundbridge。除此之外,我会全天戴着我的Vibrant Soundbridge,通常我完全不会察觉它们的存在。与太阳眼镜不同,大部分时间里我不会意识到我正带着Vibrant Soundbridge。

(Friedrich Pieper 教授,德国乌尔姆,
http://www.f-pieper.de, mail@f-pieper.de)
 

© 2017 MED-EL